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话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6|回复: 0

聊斋故事《聂小倩》:从报恩走到柴米油盐的爱情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03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金华北郊,寺院中。

这寺院早就已经没了僧人,因为这里接二连三地死人,死的人里面有过往留宿的书生,还有寺中新来的僧人,后来,僧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于是,这一间宽敞的庙宇竟荒了下来。

你问我,怎么什么都知道?呵……,你猜呢。

我叫聂小倩,是一个女鬼,死的时候才十八岁,那些人都是死在我的手中。

一开始我还会害怕,如今,这一颗心早就麻木了。

我可谓是阅人无数,见过太多男人,不是迷恋美色就是沉迷钱财,模样有俊的有丑的,可是都一样没品,让我厌烦。

可我挣脱不了,控制我的妖怪法力太强大,而我的坟冢就在这里,一个鬼魂,终究也去不到哪里。

2、

前阵子,寺院里面来了一个人,是我近不得身的一个人,他随身背着一个箱子,杀气很重。

不知道他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只看他把南边一个小屋子收拾出来,换了把新锁,就这么住了下来。

这人看起来不像是江南人士,仿佛有些本领,不过,我因为害怕并没有去招惹他,他也不理我,也算相安无事。

他看起来并不好相处,而且每天神出鬼没不知道忙些什么,不过我也不关心这些,我有我的“工作”要做,我身后的妖怪我可得罪不起。

我继续害人,寺院闹鬼的事儿越传越凶,但是,依旧有人不停地住进来。



3、

这一天来的这个书生,可是非常俊俏啊!他有一双天真明亮的眼睛,仿佛与别人都不一样。不过,我也不会以貌取人,因为他俊俏就放了他。

男人我见多了,美色、金钱总有一样让他们疯狂,每到我看他们卸下伪装真实的模样的时候,就说不清是恶心还是失望,我虽然害他们性命,可是他们自己如果没有欲望,又怎么会上当呢?所以,我并没有什么罪恶感。

鬼魂白天不便出来活动,我看到他与之前住进来那人闲聊,知道他叫宁采臣,之前住进来那个叫做燕赤霞,他和燕赤霞在一块我没法下手,我得等着他自己落单才行。

夜深了,我和两个老鬼闲聊,我看见那书生在他的房中透过窗户往我们这边看。

嗯,时辰到了,我该去“工作”了,这时候倒是有些羡慕两个老鬼了,至少死了也就得了安宁,不像我这么奔波还受制于人。



4、

寺院的门对我就是形同虚设,我挥了挥衣袖,那门便自己开了。

我进了那书生的屋子,啧啧,可真够苦的,铺了点干草把被窝放在上面就那么将就着,我走近了俯下身去,去看那张脸,心想着一会这副带着体温的躯壳就要冷了呢。

他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忽地睁开眼,倒是把我吓了一跳,看到我也没有被我的美色迷惑,反而拉着衣服,转过身去,呵斥我让我出去。

我不相信自己居然失手,只温言道,月色多美,公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他背对着我又呵斥道,你一个姑娘家要懂得廉耻,我一个读书人也得有风骨,一旦行为有失,那可万死不能赎回了,请姑娘速速离去。

我不禁摇头是笑,想来也是,就算是我的模样不差,他也有可能是断袖啊,看来用美色迷惑是不行了。

他回头偷看一眼,见我还不走,大声说道,姑娘再不走,我只能把对门的燕兄叫起来给我作证了。

听他这一说,我可真是害怕了,赶紧回头退出了房门,这傻小子是歪打正着吗?居然知道我的命门,哼!

走了几步,我又停下来,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金锭子,回身又进去,放到他那个用一个破木板子支起来的“桌”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钱可是硬货。

我也不跟他多话,放下就走,可是我刚出了门,我放下那个金锭子从我身后被掷了出来,听他说道,不义之财别脏我的口袋。

这一下,我还真是笑了,算了算了,遇到这么一个硬骨头,也算是难能可贵,我不想害他了。

5、

可是我也不好交差,我身后那个妖,让我用人血供养他,我做不到,也有我承受不起的惩罚在等着我。

幸好,又来了一个书生,还带着个书童,主仆两个住在东厢房,这两个凡夫俗子,我做得可是干净利落,一根银针扎脚底板,血放个干净,仵作来了也查不出死因。

我躲在暗处,看着抬尸人把那两具尸首抬出去,看宁采臣那惊慌模样,我有些讥诮地笑了。

我这种道行低的鬼,也只能害没有操行的人,像宁采臣这样的正人君子,我是上不得手,不过,自然有更厉害的恶鬼来害他,我身后那个妖怪,怎么可能放过住在这里任何一个凡人。

可是,想到宁采臣这样的人要死于非命,我也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夜深了,我又来到了宁采臣的房里,我决定救一次他的命,也赌一回自己的命。



6、

宁采臣还没睡,刚看到我,还是有些慌乱,我上前福一福,说道,公子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

我先是坦诚了自己的身世,怎么早亡,怎么被葬着这里,怎么被妖怪胁迫害人都一一说了给他听,我更是大方承认昨日那二人都是我害死的,告诉他之前给他的金锭子如果他收了也是会被摘了心肝——不管是女色还是金银,都是投其所好,害人性命的玩意罢了。

我见他对我有了同情的神色,又继续告诉他,如今要有恶鬼来害他,他绝对逃不过。

他害怕了,问我怎么能渡过一劫,我说道,你只与燕赤霞在一处,这一劫便无虞了,他问我为什么,我说,那燕赤霞不知道什么来历,身上杀气很重,鬼魅不能近身。

我细细嘱咐他,让他明日万万不可独处,怕有危险,他十分感激我,便问我,用什么方式才能答谢我,我便微笑了,深深看了他一眼,我要的,公子很容易便做得到。

7、

第二日夜里,我看到那宁采臣死乞白赖地住进了燕赤霞的房中,燕赤霞虽不乐意,还是把他留了下来,两个大男人也没啥好聊的,早早就熄灯安寝了。

五更天,恶鬼来了院中,在宁采臣的房中扑了空,循着味道来到燕赤霞的门前,被他窗前的一道白光给打了回来,流了好大一滩血,院子里登时腥臭难闻,我看到那恶鬼受了重伤走了,知道宁采臣不会有危险,便也捂着鼻子走了。

我算是救了宁采臣一命,接下来就看看他能不能帮我脱离苦海了。

我的坟冢就在这附近树林里一棵白杨树下面,那上面有一个乌鸦的巢穴,坟冢在哪里,鬼魂就在哪里,我当日对宁采臣的所求就是他掘了我的骸骨出来,带到别处去安葬,我就不再受这个妖怪的牵制。

8、

这一次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宁采臣掘了我的骸骨收好了,就坐着船一路回家,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有了一股杀气,让我不能接近,我只能依附着骸骨跟着他回来。

直到他进了家门,卸去行李,换了一身轻便衣裳,他身上那股杀气才少了一些。

他把我埋葬在他的书房旁边,又认真地祷告,临了还敬了我一杯水酒,我很欢喜,看他要走了,就在他的身后现身,叫住了他。

我一个孤魂野鬼,早就无处可去,跟在他身边是最好的选择了,又还了他的人情,又给自己一个出路。我郑重地跪地朝他一拜,表明了心意,不管是做婢女还是做妾室都要报答他的恩情。

他说道,我对我的妻子起誓过,有她在我绝不纳妾,请姑娘见谅。

原来,他已经有妻子了啊,我刚一听到真是有些气馁,不过,我真的无处可去,悲戚起来。

他见我凄惨,就说带我去见他的母亲。

9、

原来,他的妻子久病多时了,都是老母亲一人操持家务,我想去拜见嫂夫人,但是他母亲担心她受我惊吓,我就求了他母亲,认我做个干女儿,我就跟在她身边伺候。

宁家的母亲也是个很好的人,不过,她对我有恐惧,对我的身份也有所忌惮,不敢与我太亲近,我也都理解。

在好人家过安稳日子,让一向在刀尖上舔血求生存的我有了深深的归属感,我知道,让他们接受我这样一个女鬼成为家中一员,许是不容易的。

我每天很努力地劳作,给宁家妈妈分担了好多,她渐渐对我亲近起来,只是,她一直怕我,到了夜里就婉言地让我回来休息——我能回到哪儿去?冰冷的墓穴吗?唉……

经过宁采臣的书斋,我停下脚步,想进去但是又感应到那股杀气,不敢向前,他从屋里出来让我进去,我说道,不敢进去,你屋中好像有什么厉害玩意儿。

他想了想说道,哦,应该是燕赤霞给我的那个剑囊挂在屋里的缘故,你等着,我去把它放到别处。他安置好了,才把我迎进书斋里,我看的出,他是因为礼貌,因为他对我还是疏离。

我实在不敢回到冰冷的墓穴中,就跟他要了本以前读过的书,故意在他的房中,流连到二更天还不走,他便婉言劝我,即便是兄妹也得保持距离,唉,这老实人。

我也不多纠结,时日尚浅,一切还要忍耐,我含着泪看他一眼,听话地回到墓穴中。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久……

10、

我的辛勤和付出终于先感动了宁家妈妈,她不再忌讳,晚上也让我睡在她的身边。

越与人一起生活,我就越有人气,渐渐地我也可以吃东西,谁也看不出我是个鬼。

宁采臣的妻子去了,宁家妈妈便动了想要收我做媳妇儿的心思,不过她终究是有心结的,这个心结得我来给她解开。

我对她说道,我做鬼吃了多少苦都不是妈妈你能了解的,如今这样的安稳生活,正是我心中所求,我一定会好好珍惜。

我又说道,宁公子这样的才学和人品,注定是富贵命,且命中有三个能兴盛宗族的儿子,这些福分,不是我一个孤魂野鬼就影响得了的,妈妈放心就好,如果对他有害,我绝不多做纠缠。

宁家妈妈相信了我的话,又与宁采臣商议,我心里知道他对我一定有感情,但是他在克制,如今也算是名正言顺水到渠成吧。

我就这样做了他的妻子,宁家妈妈为我们操办了婚礼,亲朋好友的都来了,我着华服的样子惊为天人,他们都说我像仙女。

各家的女眷都争相与我结识,我善于画兰花儿梅花儿的,就画了送给她们,她们也都很喜欢。

11、

成婚之后,我对以前的事情记忆得越发模糊,我都忘了自己是个鬼了,直到有一天,我缝衣服的时候,忽然扎了手流出血来。

掐指一算,恐怕有劫难。

当日那恶鬼来害宁采臣,被燕赤霞盒子中的什么法器给打伤了,但是也只是重伤并没有死,如今,这恶鬼怕是要找上门来了。

我想起来赶忙找宁郎——我如今的丈夫来商议对策,我问了他当日他和燕赤霞在一起的种种,知道了燕赤霞原本就是个斩妖的剑客,他给了宁郎那个剑囊,是剑客杀了人用来装人头的,所以,杀气很重,自然镇得住妖物。

我让宁郎把那个剑囊挂在门上,虽然我自己也觉得有些胆战心惊,但是顾不得那么多了啊!

第一天晚上并没有动静,直到第二天晚上那恶鬼才找上来。

院子里好像飞进来一只大鸟,身体极为沉重,落地的时候,把地都震得颤了颤。

我害怕得躲进了床幔中,过去那种恐惧感觉慢慢地充满全身。

宁采臣透着窗看着那妖物,安慰着我。

我听到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是那个妖物撞向挂在门首的剑囊,整个屋子都跟着颤。

但是那剑囊里面仿佛有更厉害的东西,把它撑得很大,随后一声巨响,像是有个人从里面钻出来捉住了那个妖物进去,一切就平静了。

我们出来查看,从剑囊里面倒出来数斗清水,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下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12、

又过了数年,宁家妈妈也走了。

宁采臣考中了进士,我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但是之后就久久不孕,我想了想,给他纳了一个妾。

果然,妾室进门之后,我和她又各自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这三个儿子注定要状元及第光耀门楣的,是宁采臣命中注定的。

嗯,虽然好像没有他一心一意的爱,是个遗憾。

但是谁的一生又没有遗憾呢?

我看得开。

——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