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话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7|回复: 0

小说:扮猪吃老虎,她用小把戏为皇上赢得六座城池,又火烧了一座青楼

[复制链接]

2100

主题

2100

帖子

630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302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欧阳皓眸光复杂的坐在一旁,拿城池做赌注,非同小可,若让有心人知道了去,即会让皇兄扣上昏君头衔,又会让天祈王朝陷入困境。

 “开始。”随着上官叶琳的话语,四人开始玩起天九。
 “那么由我先来。”欧阳辰逸拿起木桌中心的骰盅往桌上迅速一划,三颗骰子很有规则的落入了骰盅内,随后欧阳辰逸开始摇晃起来,唇边带着一抹不明的弧度。
 ‘啪’一声,骰盅落桌,随即欧阳辰逸的声音响了起来,“由我做庄。”
 上官叶琳挑了下眉毛,并未答话。
 欧阳辰逸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宽大袖袍下的手在桌上轻轻一扫,而后从中间开始拿牌,上官叶琳看似有些笨拙的紧随其后拿牌,随后欧阳夜和欧阳泽也齐齐伸手拿牌。
 “嗯?”欧阳辰逸看了眼手中的牌,把手交叠放在桌上,抬头看向叶琳,询问。
 “我不要。”上官叶琳直接把手中的牌一盖,简单明了的道出三字。
 欧阳辰逸蹙了下眉毛,把手中的牌盖了起来,重新开始新的一局。
 一炷香过后...
 “还是不要。”上官叶琳深吸一口气,有些挫败的把手中的牌扔在了桌上,靠在欧阳玄月怀中。
 欧阳辰逸看着上官叶琳频频盖牌,显得有些不耐烦,心里暗忖:到底在搞什么?
 皇嫂在做什么?为什么每副天九都不要?欧阳皓亦是满腹的疑问无处解答。
 欧阳玄月却异常淡定的坐在那,嘴角挂着一丝笑容看着这一幕。这个鬼精灵,明知斗不过别人,居然会采取心里战术来消除对手的锐气,让他来最后一击。
 欧阳夜则在游魂当中,这个女人难道是真的不会?又或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如果并非如表面上这般,那么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还是不要?”欧阳辰逸面色有些暗沉,从牙缝里蹦出一句,她已经消磨了他的耐力,这让他很不耐烦。
 “要,为什么不要,我压一座城池!”倔强从眼眸中迸射出来,不服输的眼眸与挫败的小脸形成鲜明对比,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头绾发簪,衬得别有一番风情美丽妖冶之姿。
 “好,我跟。”欧阳辰逸瞬间有股破啼而哭的感觉,嘴角一扯,露出一抹笑容,令人就此沉沦。
 “跟。”欧阳夜皱了下眉,启唇道。但愿他的猜想是多余的。
 “两座城池。”欧阳辰逸微微抬头,沉闷的嗓音响了起来,却是非常的动听。
 “我跟,你们呢?”上官叶琳把视线移到了欧阳夜和欧阳泽身上。
 “自然是跟!”
 闻言,上官叶琳嗤笑一声,转头看向欧阳辰逸,见欧阳辰逸一直盯着她桌前的象牙牌,意味深长道:“怎么?想看我的点数有多大?满足你,三座城池!”
 欧阳皓张了张嘴,有些惊愕,这合起来便是六座城池,可非同小可啊!皇嫂的行事作风可真不一般,不要就不要,一要就来大的。
 欧阳辰逸几不可见的看了眼袖中,有些沉思起来,他的点数排第二,而最大的点数已在刚才藏于他袖中,她不可能会比他大,思绪回转,微一抬头看向上官叶琳,“好,跟你三座城池。”
 上官叶琳付之一笑,伸手拿起桌前的象牙牌,看了下,面色沉了沉, “我不要。”说完,闭了闭眼,抬头眨了眨眼,显得有点力不从心,转头斜向欧阳辰逸,“你有种!”把手中的象牙牌直接盖在了桌上,并没有露牌。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一位女子手中端着茶托踏着莲花步走了进来,快要走到上官叶琳身旁时,身子莫名的一斜,茶托上的茶杯一翻,茶水溅到了桌上,女子皱了皱眉,咬了下唇角,连忙起身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擦干净,马上擦干净。”说着,掏出腰间的丝帕连忙擦拭桌子,正好挡住了三王爷他们的视线。
 上官叶琳微微偏头,小声的对着欧阳玄月说道, “对不起,输了你六座城池。”语气中透着一丝抱歉,虽小声,但在座的都是习武之人,听力敏锐,自然是听到了上官叶琳对欧阳玄月所说的话。
 欧阳辰逸不耐烦的拉开擦拭桌子的女子, “别擦了,退下,碍手碍脚的。”随后立马逸飘飘欲仙,不费一兵一卒便得到了城池,谁不高兴呢,“哈哈,来来来,继续,还没结束呢。”
 欧阳皓抹了抹冷汗,看向欧阳玄月,一下子便输了六座城池了,皇兄和皇嫂难道在制定什么机会吗?若非如此,再这样下去,恐怕......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要太在意成败。”欧阳玄月很配合的揉了揉上官叶琳的头,充满了宠溺意味,上官叶琳刚才的动作可没能瞒过他的眼睛。
 闻言,上官叶琳扬起一丝笑意,“我会赢回来的。”说完,转头目光阴寒的一扫桌前的三人,目光停留在了欧阳辰逸身上,“确实还没结束,好戏现在才登场。”
 话音刚落,上官叶琳一手拍向桌面,骰子随着桌面震动弹跳起来,另一手抄起桌上的骰盅接住,摇晃起来,神情严肃,眸光不含一丝温度。
 欧阳夜瞳孔突然变得冷冽,原本淡雅的笑脸也迅速沉了一沉,欧阳辰逸的眼眸也暗了暗。
 欧阳皓不由得望了一眼欧阳玄月,又望了一眼上官叶琳,脸上露出讶异的神色,难怪皇兄不急不躁,丝毫没有任何表情展现,不过即使不是这般,皇兄也还是不会展示任何表情,因为仅凭他对皇兄的了解,事情越大,皇兄则越是不动声色。
 “我坐庄,拿牌规则由你定,是从面前?中间?亦或是后面?”冷冷的字眼从上官叶琳嘴里,缓缓吐出,异常的淡定,似乎无论他从哪个方面拿,都无法赢过她。
 “后面。”语声从欧阳辰逸牙齿缝中迸出来,带着不可置信和些许愤恨。
 “好。”上官叶琳勾唇冷笑,伸手拿牌快速灵敏,根本不似刚才那般笨拙,欧阳泽等人看着上官叶琳的动作,心里竟有些慌乱起来。
 欧阳夜的视线越来越深沉,果然如他所想,这个女人确实不简单,她究竟是谁,为何不像传闻中的那样。
 欧阳辰逸看了眼手中的牌,眯了眯眼,眼眸如墨池般深邃,“我压六座城池看你的点数。”他的牌便是最大的一副至尊宝,已经天下无敌,何须怕她。
 “跟你六座城池。”上官叶琳把头一偏,眯了下眼睛,冷冷道。
 “开吧。”欧阳辰逸语气中蕴含着些许得意的气息。
 “慢着,我要和你赌身家,赌你所拥有的全部城池。”依旧是上官叶琳那冷冽的口吻。
 “哼...”欧阳辰逸嗤笑一声,并未答话。
 “怎么?怕了?”
 “我怕什么啊?”欧阳辰逸牙齿磨得吱咯作响,自打他出生以来就不知道怕这个字怎么写。
 “那个,我不赌。”欧阳泽开始打退堂鼓。
 “我也不赌。”欧阳夜温文尔雅的嗓音响了起来,优雅的伸手把牌盖再了中间。
 “这么说来,只有我们两个咯,好,我加六座城池。”上官叶琳透着寒气的气息吐了出来,让人打脚地顿生寒意。
 “哈哈...皇后娘娘,你就这么有把握吗?既然如此,我们就玩大一点,六座城池没问题。”欧阳辰逸话音一落,便要掀开象牙牌,就在此时,上官叶琳已经抢先一步掀开了手中的牌,露出一个艳丽无比的笑容,一字一句道:“至,尊,宝。”
 欧阳辰逸见状,身体瞬间一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很好,结束了。”上官叶琳面上没有一丝波动,似乎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欧阳皓看到这里,轻松的吐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带点苦涩的笑容,赢了,她居然赢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你……”欧阳辰逸眼睛红肿欲裂,手指颤抖的指着上官叶琳。
 “怎么?莫不是五王爷想告诉我,一副天九里会有两幅最大的至尊宝?”上官叶琳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看着欧阳辰逸。
 “谣言果真不可信,没想到弟妹与谣言恰恰相反!”欧阳夜私下踢了下欧阳辰逸,示意他不要与上官叶琳起冲突,就他那火爆脾气,恐怕到头来也是他自己吃亏。
 欧阳辰逸有些视线空洞的看着前方,他,太过轻敌了,这女人心机居然如此深沉,先让他吃点甜头,在毫不留情的剥夺,这个女人……
 上官叶琳见欧阳夜拐着弯说她的不是,便抿嘴抬头冷笑回驳:“四王爷不是说了,谣言不可信么,何必理会呢!”停顿了会,又继续道:“各位王爷,愿赌服输,记得把城池完璧奉上哦,尤其是五王爷你。”

 欧阳辰逸听上官叶琳这么说本欲开口,上官叶琳却早一步妩媚阴森道:“否则呢…就是欺君之罪。”重如千斤的字重重砸在五王爷心中。欺君之罪,那可是要满门抄斩的!
 欧阳夜拿起桌上的骰子在手中把玩,一触到骰子眼眸瞬间变的深沉,唇角却勾着淡雅的笑容,她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分明是在说:是你们愚蠢,轻信谣言,怪得了谁!
 “走吧。”上官叶琳从欧阳玄月腿上起身,转头对着欧阳玄月莞尔一笑,脱俗迷人。

 “嗯。”欧阳玄月回视着上官叶琳,点了点头,余光撇了眼欧阳夜等人,起身跨出房门,本来他设的计划与琳儿设的计划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是她却代替他出手了。
 他与她是同种性格之人,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所以早晨若发现他已离开多时,定然会询问宫女,所以他才故意让那名宫女听到他要去的地方,并且让他的侍卫在门外等候。

 上官叶琳突然凑近欧阳辰逸,轻声且森然道:“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么?你以为你的速度很快么?再快又能快的过我的眼睛么?这,便是轻敌的下场,哈哈——”话中有话。说完,便笑着走向门口勾起欧阳玄月的胳膊跨出房门。

 ‘噗——’欧阳辰逸看着上官叶琳的背影,口吐鲜血,向后倒去。他当然知道她话中的意思,但是,他从来都没有低估过欧阳玄月,却低估了这个女人的能力。
 接下来的便是房间内的叫喊声。

 “皇嫂,你真厉害,你刚刚没看见,他们脸都气绿了,真是太过隐了,让他们平时这么嚣张。”欧阳皓边下楼边大快人心的说到,“哎,皇嫂,难道有什么技巧吗?”

 “巧立迷局用心计,有勇有谋抓机遇,斗智斗勇演假戏,意图实现最刺激,盯上看下养运气,知己知彼才有戏,这,便是技巧。”上官叶琳淡然的说着,没有一丝表情,话语中透着的依旧是冷淡疏离。

 “你啊,鬼精灵。”欧阳玄月伸手刮了下上官叶琳的小翘鼻,宠溺道。
 刚才别人没看见,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送茶水进来的女子之所以摔倒,是因为琳儿从中做了手脚,想必那个送茶水的女子也是琳儿故意在适当的时候让她进来的,算的时间的确非常精准,后来趁着女子擦拭桌子的时候,快速换了骰子和调转了所有的骨牌。
 上官叶琳纤细的手向下一垂,三个骰子落于掌中,微一用力,手中的骰子化为粉末,在骰子中灌水银,利用骰子中的水银摇出对自己有利的点数,在调换他人的骨牌,从而获利,这种把戏,她早已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所以她在出发前让武天影准备的东西正是一副普通的骰子。
 还在醉霞阁内的欧阳夜稍一用力,捏碎了手中的骰子,不出所料,她果然调换了那三个有问题的骰子,她刚才所说的那句话,便是暗指这个。

 就在欧阳玄月等人离开醉霞阁不久,便突然响起一道声音:“着火了,快救火啊。”

 “快救火,快,快。”

 “救火,快救火。”

 “快跑,快跑。”

 仔细一看,着火的正是醉霞阁,一时间,醉霞阁前变得十分热闹。

 “我的棺材本哟。”醉霞阁老妈妈一身狼狈的跑出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一头发丝凌乱不堪,衣裳的某处明显有被大火烧到,随后坐在地上哭天喊地的,“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这个女人有意思。”一男子看着上官叶琳的背影,淡淡道。从她进醉霞阁起,他便开始注意到她了,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很奇妙,似乎有着许多秘密,让人想一步步的探寻下去,呵呵,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放火烧青楼,的确很有意思。
 待男子转身,欧阳玄月侧目看了眼男子离去的背影,眸低暗光一闪,是他,他来这里做什么?

 “火?!”欧阳皓闻声转过头,顿时膛目结舌,“哇,好大的火!”

 “你放的。”欧阳玄月有些许无奈,她做这件事的时候,他是知道的,却并未制止,这座楼阁乃是欧阳泽的产业,也应该给他点教训了。
 “自找的。”上官叶琳眯了下眼睛,淡淡回道。她可没忘记那个老女人说的话,这对于她来说,已经算轻的了,只是烧了这座楼阁,至于生死如何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是,是自找的。”欧阳玄月笑着附和道,他感知上官叶琳做事懂分寸,既然没受着不该伤的人,何必计较呢,况且她也算是帮了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