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话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0|回复: 0

《锦衣之下番外14》陆绎说: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52
发表于 2020-7-28 07: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簿小簿

前情提要:

今夏娘亲摔伤了腿,只能在床上养着,今夏和陆绎赶回家看娘亲伤势。

陆绎端着药碗在门口,无意听今夏说的话。

——————————————————




陆绎在门外,略站了一会,才进的门。

今夏趴在床前,很是自责,怪自己没坚持接娘亲回陆府住,怪自己这阵子都没有回过家,怪自己一直疏忽了娘亲。

今夏娘的面相,看起来就不像温柔的慈母。她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从来不拐弯抹角。

但心肠是真的好,即使今夏和她没有血缘关系,她也把今夏当亲闺女疼。这点,陆绎是知道的。

陆绎这时端着药碗进来,碗里的汤药还冒着热气,今夏端过,喂着娘亲喝下。

今夏娘其实没摔得多严重,只是脚扭到肿了,不过是气今夏许多日子不来看她,才故意让下人告诉杨程万,故意往严重了说。

现下看着闺女那么自责,倒不忍心了。

今夏娘拍着今夏手道:"你们回吧,娘没事,身子骨好着呢,躺几日就好了,大半辈子操劳惯了,这算什么啊。"

她越这样说,今夏越难过。以前娘亲见她拼命的攒银子,为了找亲生爹娘,又心疼又生气。

今夏娘对她不好么?不是亲生的有什么打紧,在堂子里,第一眼就相中了能吃的小女娃。

像她,能吃,好养活,又长得可爱。




有次今夏和陆绎拌嘴,回娘家住了些日子,陆绎天天来接,今夏就是不回去。今夏娘就撵今夏走。

"都成家了还耍小孩子脾气,也不知道当初谁哭得梨花带雨,跪着求我把嫁妆全拿出来。"今夏娘一说到这,今夏急得跺脚,不让娘亲再说下去。

陆绎听得真切,看着今夏道:"梨花带雨?跪着?"陆绎望着今夏,意犹未尽。

"娘!"平日脸皮再厚实,架不住这么弄。今夏又羞又气,抬脚就走,陆绎没忍住,对着今夏娘笑了笑,弯腰拜别,才去寻的今夏。

今夏一个人路上走着,在赌气。

"真是的,连娘都帮着他,一个女婿半个儿,才半个就把闺女给卖了。"今夏前面走,陆绎身后跟着,背着手,听今夏若有若无的念叨。

陆绎耳力极好,今夏说的话,他都听了个真切。

今夏知道陆绎在身后跟着,又不见他追上来就,简直骑虎难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巧的是前面见着个混沌小摊,今夏立刻就走过去,坐着,叫了碗馄饨面。心想,算了算了,给大人个台阶下。




今夏心虚地左顾右盼。

陆绎坐在她旁边,也要了碗馄饨面。

一会馄饨面就来了,今夏吹了吹尝了一口,这面条清淡无味,一点都不好吃。尝了口馄饨,勉强能入口。

陆绎看她表情,就知道这面条她没瞧上,今夏都吃不下的,那一定不好吃。

然后陆绎的手,挡在了今夏碗上,今夏一愣,这是要干嘛?

今夏生气道:"大人连面,都不让人吃了?"陆绎也不说话,把她的碗挪过来,把自己碗里的馄饨舀出,放到今夏碗里,再把今夏碗里的面条,夹到自己碗里。一套流程,慢条斯理,稳稳当当。

今夏瞧着,桌上一碗面,一碗混沌,有些愣神。然后陆绎把馄饨推到今夏跟前。

今夏还以为看错了立刻说:"大,大人,这,给我吃的?"

陆绎似笑非笑道:"这还有别人?"

今夏低着头舀着馄饨吃,怎么比刚才好吃了些呢。馄饨吃完了,胃里一暖,今夏也不气了。

今夏见大人碗里的面条,没动过,就问"大人怎么不吃啊?多浪费啊,大人不饿么?。

陆绎看着今夏,"饿。"这个饿字说得特别的重。




今夏立刻明白了,赶忙说:"这面条是不好吃,没有味道,这馄饨不错,再叫碗馄饨吧,刚要转身看老板可在。"就听陆绎的声音传来:"我不吃。"

"大人不是饿么?怎么,不喜欢吃馄饨?"今夏不明白。

陆绎也不说话,就看着今夏浅浅的笑。

"大人,你笑什么啊?"今夏不明所以。

只听陆绎慢慢道,"刚才饿,现在。"

今夏见大人说一半就停了,就又问着,现在?"

"饱了。"陆绎着着今夏,笑意盈盈。给今夏看得脸又红了。

夜深人静,街上清冷,陆绎和今夏,并排走着。

今夏想着今天气氛不错,大人不像平时腹黑,还毒舌,不如借着机会逗逗他,占占便宜总是好的。

"大人,我的事你都知道,可是你的事,很多都是从岑福那听来的,这不公平。"今夏还肯定的点着头,说得一本正经。

"那你想问什么?"陆绎接着她的话说。

"大人可有事瞒过我?"今夏立刻见缝插针。过了今天,她可不敢这么得寸进尺了。

陆绎低头想了想,嗯,抬头道:"有啊。"

今夏一听不太高兴,忙道,"大人你就不能说没有,哄哄我也行啊。"今夏不满。




陆绎一本正经道:"我不能骗你。"

今夏不说话了。

陆绎又道,"不问问我是什么事?"

"什么事啊?"今夏就着他的话回。

"簪子是我送的。"陆绎回。

"什,什么?"今夏听了,心里欢喜得紧面上确佯装听不懂。

"不是说,是岑福买的么?"今夏继续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耍赖。

"对,岑福买的,他还找工匠刻了个夏字。"陆绎侧身,一口气说完。

陆绎走了两步又退回来,对今夏说,哄人我不会,背诗可以: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今夏愣住了,陆绎随即走在了前面,今夏立刻跟过去,握着大人的手,美滋滋的乐。

翌日,今夏戴着簪子,出现在大人身侧,摇着头,咧着嘴,笑得花枝乱颤。陆绎坐在桌前看书,隐隐的笑了。




思绪被床前今夏的声音拉回,原来今夏发现娘亲只是扭伤脚,没有那么严重,气得直跺脚。又哭又笑。

陆绎上前,拍拍今夏肩膀道:"别和娘争。"

今夏见大人,也不站在自己这边,就要发作。只见陆绎头靠过去慢慢的道:"梨花带雨,的跪着。"

今夏下意识地扶着额头,嘴里龇牙咧嘴地蹦出两个字:"大人!"自带颤音功能。

【持更~】

#锦衣之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