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话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5|回复: 0

87版聊斋:仅次于四大名著,不仅美女如云,而且古典韵味十足。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035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制作精良,富有古典韵味,故事曲折离奇,再加上剧中美女如云,87版聊斋也曾经风靡一时。就像这部剧主题曲里唱的:

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那XXXX他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

如果不是同一年的红楼梦珠玉在前,它无疑就是那几年里最好的古典剧。









想知道一个国家的整体素质,去观察学校和医院,而一部电视剧的品质高低,也在细节里面。

首先以老版《聊斋》的音乐为例。

《说聊斋》曲调婉转悠扬,作曲是王立平,代表作有牧羊曲,大海啊故乡。

牧羊曲是李连杰成名那部《少林寺》的插曲;大海啊故乡在《大海在呼唤》里面由朱明瑛演唱,这部82年的老电影大致内容是讲国际船员间的友谊。同时它也是83年初代春晚的曲目之一,郑绪岚让它家喻户晓。尽管郑绪岚名气远不及当年压轴演唱的刘晓庆和李谷一,但论传唱度,这首歌无疑是最高的。

王立平当时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德高望重,好了歌、枉凝眉这些老版红楼梦配乐的编曲也是他。

《说聊斋》的歌词契合剧集内容,同时内涵丰富,值得回味。作词是乔羽,只说名字大家应该不熟悉,说他写的歌歌名相信很多人都会有印象,比如让我们荡起双桨、难忘今宵、大风车、爱我中华等等。









配乐方面,剧中每个故事的插曲和片尾曲都不一样,多达百首,先不说质量,光是这么大的创作量,放到普遍全剧一曲了事的现在就难以想象。能够相提并论的,恐怕也只有老版红楼梦了。

这些曲子里很多出自当时各地音乐院校的师生之手,在剧组经费拮据,往往需要这个水泥厂赞助几百,那个机械厂帮衬几千,或是由一些地方政府支持拍摄场景的前提下,他们的自告奋勇给剧组提供了很大帮助。

在这种情况下能把片子拍得好看,就更加难能可贵。

外景地方面,包括福建永安市石林桃源洞风景区、南德太姥山、四川雅安、广西梧州等等,其中有不少是如今的5A、4A级景区。

87版《聊斋》值得称道之处,还有亦人亦X仙的氛围营造。

一种影视剧题材类型就要追求一个类型该有的鲜明特色,才能让观众印象深刻,不至于像如今披着各种“皮”的偶像剧变种一样,毫无辨识度,看后就忘。历史剧氛围要厚重,破案剧要悬疑重重,偶像剧要浪漫,而聊斋作为偏神怪剧,最重要的当然就是神秘古远、似是而非的感觉。

老版聊斋故事氛围营造的有多好,从下面这张截图就可以看得出来。

《书痴》里面书仙颜如玉的姐姐从书卷里飞出。









不过要说最厉害的,当属片头第一个镜头,半夜提着昏黄灯笼走进宅子,还有呜呜呜的配乐。

很多人提起这部剧,至今还清晰记得的画面几乎都是这灯笼。









讲特效本身,其实它们也算不了什么,甚至有点简陋,现在的技术比当年肯定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吧?却做不出这种能让观众眼前一亮、第一反应就是“好惊悚”的感觉了。我的理解是,技术终归也是人来用的,缺乏才华、文化底蕴、诚心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技术再怎么进步也会大打折扣。

八十年代,很多搞艺术创作的终于有机会一展所长,他们是抱着极大的热忱和激情去工作的。

你爱一件事情才有可能做好它,这道理放在哪个行业都适用。对比一下,现在拍片子,投资方要捞,导演要捞,那些只打算吃够青春饭就闪的更是要抓紧时间大捞特捞。时代不一样了,没钱确实寸步难行,但是什么都讲钱,肯定也是有问题的。

《翩翩》一篇里,翩翩、花城娘子、罗子浮三人借着月光,在昏暗的凉亭里面饮酒叙话,这个场景让我想起来小时候吃晚饭,特别是夏天,周围经常会有人把桌子抬到外面,或者是竹床,也是在月色星光和桂花香、自然风里面吃饭。那时候苦恼的是动不动就会停电,现在却只能感慨再难听到蛙叫和蝉鸣了。









87版聊斋有很多类似的场景,黑乎乎的,我想并不完全是剧组刻意为之,而是当时条件有限,用不起那么多的照明设备。但是无心插柳,这样反而让故事更有神秘感。

例如秋容小谢那一篇,因为她们见不得白天,相当一部分内容干脆都在暗夜里面拍成。网上有文章说,片头提灯笼那个片段就是出自这里,其实并不是,鲁公女里面也有类似场景。片头拍的是蒲松龄挑灯夜读、辛勤笔耕的情景,并没有在正片中出现过。一是致敬,二是通过跟整部剧接近的氛围,可以引发观众的遥想,蒲松龄当年是否也曾跟他自己书中的男主们一样,碰到过狐魅精灵之类的?

现在的神话剧不好看的一个原因就在这里,场景太亮,太干净。用光用过了头,只追求人物外形和服化道光鲜惹眼,却完全不考虑跟剧集类型需求合不合拍。









除了氛围营造的好,其次是辨识度高、绝不重样的一箩筐美女演员。这也是老版聊斋现在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点。









蒲松龄一共写了四百多篇,87版聊斋电视剧摘取了其中在民间传播度比较广、人物形象饱满、与今天的价值观有吻合之处、立意积极的部分,将这五十多个故事拍成了八十来集。其中有几篇在边拍边播的过程中被舍弃掉了,包括内容受质疑而被删掉的《水莽草》、分集导演的丈夫去世导致未拍完的《凤阳人士》。知名度非常高的小倩和画皮等故事在立项时也有被列入,但是因为主持这个系列剧拍摄的俞月亭在1990年下课,导致聊斋压轴篇章的拍摄被迫搁浅。

现在优酷上的版本是75集,重新收入了水莽草一篇。不论是放在剧集长度普遍只有几集到十几集的当时,还是如今,它都称得上是鸿篇巨制,而且绝非强行注水,因为故事内容就有这么多。

聊斋故事类型主要分四种:

一是贪官污吏,以及为富不仁;二是男女情爱的忠贞,勇敢突破层层阻碍;三是仙妖报恩;四是嘲弄市井之人的诸多卑劣之处。

蒲松龄想表达的想法归纳起来就是,对人人皆知恩重情、奉公守诺理想社会的憧憬,以及推崇解放天性,主张移风易俗。









现在观众看剧讲的是快餐化,但是不管你爱不爱知道聊斋想表达什么更深刻的内涵,故事本身总是大家感兴趣的。

而聊斋里的故事不论主题是哪一种,主角都几乎清一色是女性。(《八大王》等少量篇章除外,主角是一只老鳖。)

那么合理挑选契合这些人物气韵的饰演者,就是剧组的重中之重了。经过层层遴选的女演员阵容,素质不输同年的红楼梦。

87版聊斋基本上是两集一个故事,也有一集一篇的。

其中最出彩的有郑晖饰演的阿宝、陈红的连城、何晴的花姑子、茹萍的窦女、瞿颖的梅女、李媛媛的地府娘娘锦瑟、凌宗英的公孙九娘、冯翎的秋容和孙继红的小谢、张丽玲的鲁公女、邹熠熠的葛巾牡丹和郭燕的玉版牡丹、黄超的书仙、方青子的翩翩、张力的阿英、纪海英的肃王三公主、高建华的香玉、大郑爽的辛十四娘等等。

86版《西游记》唐僧的扮演者徐少华出演了孟乌头、乔女一篇。









《地府娘娘》篇的导演是刘印平,他也是聊斋系列剧的总制片人。

之后他担任制片、导演的电视剧还有《武则天》、《康熙王朝》等等。

87版聊斋里像刘印平一样的大佬很多。

总导演张刚,他是合拍方南昌影视创作研究所的头。张刚随后还单独拍了一部十几集的《聊斋喜剧》,它和87版聊斋的关系是什么呢?风格上,你可以视作一个是《太子妃升职记》,另一个是《甄嬛传》。

大导演王扶林、谢晋和陈家林也都来玩了一票,王扶林是59、60集西湖主的艺术指导,后两位分别执导第66、67集的辛十四娘和第68、69集的鹦鹉奇缘。

王扶林不用多说了,凭借老版红楼和三国就足够名留影史。

谢晋以拍电影为主,代表作有《红色娘子军》,《高山下的花环》,姜文刘晓庆《芙蓉镇》,濮存昕潘虹《最后的贵族》。

陈家林执导的历史剧部部经典,包括刘威林芳兵版《唐明皇》、刘晓庆版《武则天》、周里京版《汉武帝》、高兰村版《太平天国》。开句玩笑,二十四史,陈家林没拍过的朝代,张黎才敢拿来拍,否则先有了一个高标准的,张神导也不敢硬碰硬。









87版聊斋对原著的还原度相当高,古香古色,得益于主创人员的文化底蕴深厚。

这个还原并不单是把小说里面的内容原样拷贝就完事了,文字变影像,内容上要有取舍和创新,求神不求形,不仅要传达出古人为人处事的基本逻辑和爱憎,还得让现代人看得懂又觉得有趣。

这对剧本的情节对白推敲、表演方式以及服化道等各方面都有高要求,任何一个工作部门的环节上不到位,都是拍不出那种味道的。

《聊斋》总编剧李栋是福建台编剧,做聊斋这个项目就是他向当时锐意进取的新任台长俞月亭建议的。

俞月亭后来成为这部剧的总监制。

我一直觉得编剧的地位是最优先级的,它是一部剧的魂。主要分集编剧有赵大年、盛曼殊、王一民、苏叔阳等人,都是当时的业内骨干。

八九十年代是国产影视创作的乐土,那时候编剧们也质朴率真,不会去跟风或者瞻前顾后,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写,所以写出来的东西每一个都不重样。

特别一提的是聊斋电视剧的顾问团。

他们对整部剧的拍摄基调起到审定和修正作用,保证电视剧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不是别的,应该是也只能是:剧中人物都仿佛活脱脱从古书里走出来的。

形的方面,87版《聊斋》很多场景跟聊斋小说里面的插画一模一样。









剧情内容和人物精气神也是遵循类似原则,能不改就尽量不改。

这也是对原著的尊重。

现在对剧本的修改则往往是大刀阔斧,更偏向迎合现代人的口味,把我们的思维方式安到古人身上。

可观众想了解的是古人怎么说话怎么做事怎么处理感情,不然何必选择看古装剧?

聊斋的顾问多达十多位,首先是艺术顾问苏里,国内资历最老的导演、编剧,代表作是五六十年代的平原游击队、刘三姐,抗日军政大学文工团出身;文学顾问袁世硕,专攻明清小说等古代文学研究,著有研究蒲松龄生平的著作;美术顾问丁辰,三十年代毕业于上海美专,从事舞台美术设计几十年。

这三位都是年近古稀的耆宿。

其它顾问则组成了一个录制委员会。









除了王太华、何少川、苗枫林是福建和南昌两地政府机构下派的,其余几位同样都是文艺界大佬级的人物。

文怀沙,国学大师,钻研楚辞、红学。

王朝闻,文艺和美学理论方面的专家。

冯至,从事外国文学研究工作,曾代表社科院出访西德进行文艺交流,对走在前沿的外国影视创作有较多了解。

阳翰生,编剧、作家,当时已经八十高龄,电影《三毛流浪记》编剧。

片头题字是范曾。

还有曹禺。这位应该不用多介绍了,顶级剧作家,前期的《日出》和《雷雨》都是杰作。

最后一位是姜椿芳,于87年底去世,也就是这部剧开拍不久,所以演职员表他的名字用了粗黑体。他是俄语文学翻译家,主持编纂第一部中国大百科全书,对文学、戏曲也都有涉猎。

除了仗势欺良,或是男女情事的曲折,剧中还有一些戏谑、内容相对轻松的故事。

比如阿绣篇里面用了真假美猴王的梗。

狐仙幻化成阿绣的模样,她不仅言行举止、身上的胎记一模一样,对阿绣的生平经历都了如指掌,连阿绣父母都难以分辨出谁真谁假。刘子固却根据阿绣用纸包香粉时习惯最后用舌头舔一下来封口这个小细节,认出了真阿绣。

狐仙法力高强,可还是败给了真情。

这是只有对阿绣非常有感情,平时观察入微才能做得到。就像现实生活里,有些事情还真的只有另一半才清楚。

饰演阿绣的,是八十年代的女明星赵静。









悍妇杨尹氏。

女演员叫岳红,片头挺有意思,每出来一行演职员表,她就颐指气使的娇喝一声,比如:导演,出来!这是在跟角色的性格相呼应。岳红饰演的杨尹氏是大老婆,平时对下人非打即骂、欺负怀孕的二夫人不说,连小叔叔、侄女甚至是公婆,都怕了她的凶悍劲。

神仙看不过眼,给杨老爷吃了一颗丹药,对方神奇的一改平时畏畏缩缩的妻管严性格,将杨尹氏狠狠收拾了一顿。过后,这货本来准备好了跪搓衣板,却不料见识到他大丈夫雄风的杨尹氏自此变得跟羊羔一样乖顺,再也不敢放肆。

这个故事是想告诉我们,有些女人还得管,不然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骂鸭。

张三喜欢偷鸡摸狗,先是偷鸭蛋,萌妹子周小妹的父亲不想为了这点小事和他闹翻脸,一再容忍,结果张三得寸进尺,发展到直接偷鸭子回去杀了吃。这让每天悉心照料这些鸭子,和它们像朋友一样相处的周小妹非常伤心。

神仙也看不惯张三的所作所为,把被吃掉的那只鸭子的毛全长到他夫妻俩身上,并命令他们去让周小妹好好骂一顿,每挨一句骂,鸭毛才能少一片。

结果很滑稽的一幕就出现了,周小妹性情纯真,那些脏话哪里说得出口,张三夫妇只得跪在那里求爷爷告奶奶,请她开金口。









花神。

这幅图是花神试探男主人公对身边一个姐妹是否真心,让我联想起来西游记里面黎山老母带着观音、灵吉、文殊三位菩萨戏弄猪八戒的桥段。









如上所述,《聊斋》写的净是离奇荒诞事、虚无缥缈情,而且都是短篇,论文笔和思想深度,不如四大名著,但是在可读性和内涵积极方面并不逊色。

建国初备选的几本名著里就有聊斋,后来因为其中有比较多不合适的描写而被舍弃,另外被刷掉“奇书”还有儒林外史。

蒲松龄出生于清朝刚入关之时,于康熙末年去世,聊斋在这几十年里陆陆续续成书,我们可以从书中诸多细节描绘和隐喻里一窥当时的社会情况。但是蒲松龄并没有刻意去痛诉,他写聊斋用了极度浪漫化的方式,寄情于鬼怪仙妖,嬉笑怒骂之余又让人觉得可亲可敬,笔法颇有李太白飘逸不羁的遗风。

就像电视剧片头曲里唱的:

笑中有泪,乐中有哀;

几分庄重,几分诙谐;

几分玩笑,几分感叹;

此中滋味,谁能解得开……

原创图文,喜欢的朋友点个赞,谢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