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话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6|回复: 0

87版《聊斋》里让观众眼花缭乱的天然美女们。

[复制链接]

1642

主题

1642

帖子

492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928
发表于 2020-6-25 07: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7版《红楼梦》是公认的经典,王扶林导演功力深厚,以至于其光芒掩盖住了同一年的其它电视剧。

其中就包括《聊斋》。

这部剧同样是由古典名著改编,制作精良,剧本、演员、服化道,各方面都不输给红楼梦,播出的时候很受欢迎。尤其是剧中每个故事单元都会更换的女演员,几十年过去, 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









那时候还不流行整容,这些女演员不仅长相出众,而且气质绝不重样。









87版聊斋基本上是两集一个故事,也有一集一篇的。

开篇是“阿宝”,女演员是郑晖。









富家千金阿宝很有主见,不愿意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轻率的就把自己嫁出去。

仅仅因为她一句玩笑话,书生孙子楚就真的用斧头斩断了第六指。

魂被谁勾走了常常被当做玩笑话,在这个故事里却成了孙子楚情难自抑下的真实情况。他人杵在原地,魂却跟着上了阿宝的轿子,抬轿子的下人们只觉得肩膀一沉。

后面为了接近阿宝,他更是附身到阿宝家的鹦鹉身上。用阿宝身边丫鬟筠儿的一句话形容就是,这人真是个呆鸟。

最终阿宝被打动,嫁给孙子楚,但好人多难,没几个月,孙子楚得病吃了庸医的药死了。阿宝自尽随他而去,但孙子楚却又活了过来。他向家人讲述自己在地府的经历,原来他死后,知道阿宝自尽,便向阎王求情,愿意在阴间为牛为马只求让阿宝还阳。夫妻二人情深义重感动了阎王,最终让他夫妻一起复生。

死了都能复活,早先就觊觎过阿宝的府台赵公子既不忿又眼红,和李公子勾结想要坑孙子楚,谎称把科考试题泄露给他,特意挑了一个最冷僻的题目。孙子楚信以为真,日夜温习相关资料。赵李二人等着看笑话,却不料当年皇帝心血来潮,偏偏就出了这个谁都想不到的题目。从考场出来,赵李二人面面相觑,尴尬应付了孙子楚几句就羞惭离去。

孙子楚一举夺魁之后,不解的自言自语:他们俩也知道考题,怎么会榜上无名呢。

老版聊斋的故事结尾通常都会有这样的点题,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蕴含着或深沉或尖刻的讽喻,而且道理传达的很自然,不落痕迹。









阿宝出嫁时的妆扮既端庄又美艳。剧中有不少成亲场面,女主角们都是一袭霞衣,今天看来有点艳俗,但是古人的审美和习俗就是如此。其实稍作改良后推广,完全可以和西式的白色婚纱并行。

郑晖的举止仪态很有古时候大家闺秀那种蕙质兰心、灵动而不轻佻的感觉。

老版聊斋的主创人员或是演员里面,有不少人对京剧或是粤曲之类有所涉猎。好的方面是,女演员们或是出于习惯,或是经过调教,状态会很有古风古韵,语带三分娇羞,似看非看,笑中含嗔,或是掩面低眉,碎步轻摇,这些都符合戏曲表演里对手眼身法步的要求,能让观众更入戏;不好的方面是,戏曲里往往男生女相,影响到剧中,男性角色会普遍偏阴柔,缺少阳刚之气,聊斋是这样,同年的红楼梦也是。

其次是陈红,她饰演蛾眉一笑里的连城。

此蛾眉非彼峨眉,意思是美人愁眉舒展。

连城被害死,得阎王垂怜,从地府复生,以为终于可以跟乔大年结百年之好,却不料王家人不依不饶的找上门来,扬言她就算做鬼也要做王家的鬼。连城被抢回去,只得以死明志,这一次将是永诀。

刚出场时逛庙会,连城红装披身,娇艳和清丽两种气质完美的融于一身。









然后是何晴。

大家都知道,这位大姐是国产古典剧从不缺席,聊斋里面她分饰花姑子和蛇精两角,一正一邪。花姑子天生身上香气浓烈,因为是香獐幻化,跟名字里面那个花字倒没什么关系。

蛇精将安公子摄入洞府,并幻化成花姑子的模样。安公子找花姑子找了一整天,又渴又饿,他问假花姑子去拿点饭菜来,蛇精笑意吟吟的回了一句:我也饿了。

这编剧很有才,简单的几个字,不用长篇累牍,就能让人会心一笑。

最后花姑子救出了安公子,她和父母一起迁徙去了云南,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花姑子纯朴善良,蛇精一脸妖媚,大相径庭的两种状态,何晴都把握的很好。









瞿颖饰演梅女。

梅女家中进了小偷,县官收受贿赂,不仅不判小偷,反而沆瀣一气,诬陷梅女与小偷私通。梅女不堪名誉受污毁,激愤之下自杀。她上吊自尽后,魂魄一直被困在房梁上。这座荒宅里供奉着众多冤死之人的牌位,他们都是死在侩子手的刀下。侩子手如今看守宅子,已经年老体衰,常常受到亡魂骚扰。这些人的死本不是他的错,却隔一段时间就出来咬的他体无完肤。









茹萍饰演窦女。

南山复为了前程,抛妻弃子,娶了金侍郎的妹妹,让管家丢了一包银子给窦女了事。不甘心的窦女找到了金府门口,仗义每从屠狗辈,金府丫鬟香雪身为下人,却有一颗善心,可怜窦女遭遇,想引她去跟南山复见面,结果惹得金家女勃然大怒,将香雪卖入了妓院。

茹萍家喻户晓是因为《康熙王朝》里面的苏麻喇姑,另一个经典角色则是刘晓庆版《武则天》里面的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









地府娘娘锦瑟。

饰演锦瑟的李媛媛是九十年代的女明星,《围城》里面和陈道明搭戏,几个女主角里面让人既厌又叹的苏文纨就是她。

锦瑟的贴身侍女春燕由鲁瑛饰演,虽然是配戏,容貌气质也不差。

王沂父母皆亡,生活不顺,想要自杀时被春燕救下。锦瑟娘娘得知他读过书,便让他管账。因为敬重他的正直不阿,从不收受鬼差们的贿赂,逐渐有了好感。本来她还不好意思挑明,不料春燕也对王沂有意,借酒劲挑逗他,被锦瑟抓了个正着。这件事反而让锦瑟和男主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结尾,两人在轻纱帐里的那段对话饶有意味。

娘娘,你怎么是这样的?

这样不好吗?这样比在地府当娘娘更好。

娘娘你原本……

我原本是神,现在是人了。

娘子,当神不好吗?多少人鬼向往做神。

当神太累了,我现在做人觉得轻松多了,轻松多了……

这段台词点到即止,加上帘幔阻隔,想象空间满满。都说聊斋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其实过去的电视剧写情同样高人一等,尽管剧中推崇情感自由,却也始终是情不违礼,乐而不淫,比起现在动不动就直白的像是在讲段子(比如《猎场》里胡歌和菅韧姿的一些对白和互动),要感觉清爽的多。


















凌宗英饰演公孙九娘。

女主人公受戚继光的外孙于七起义株连,因为冤死而无法投胎。

凌宗英长相很有特色,眼波温婉,第一次见到大脸盘还可以气质这么秀美的,同时又显得雍容富态,很适合去演盛唐时期的女性。

以前管这叫鹅蛋脸?有人说这才应该是我们中国人的审美标准。









秋容和小谢。

鬼宅姐妹花之一的阮小谢坐在陶生腿上,一脸娇憨气,被对方搂着腰,手把手教写字。当乔秋容带着些许妒意,取笑二人哥啊妹啊时,小谢脱口而出:记得小时候,父亲就是这样教我写字,陶相公让我又想起童年了。然后秋容也有样学样,自觉被冷在一旁的小谢忍不住吃醋啜泣。

陶生因为不屑于科考时帮劣迹斑斑的纨绔子弟孟皓天作弊,被诬陷下狱,幸得为官刚正的蔡大人相救。

当年为了钱财杀死两房妻室秋容和小谢的姜部郎,又害了中意陶生、替其鸣不平的青楼女子绿娘,并且意外的闯到鬼宅。

小谢杀死姜部郎报了仇。

陶生从道士那里求来符纸,但是她和秋容只能有一人还阳到已死的绿娘身上。两姐妹感情深厚,互相推让,秋容有意让小谢走在前面。却不想命里注定和陶生有缘的是秋容,抬棺的人做鸟兽散,混乱之间,秋容脚下被绊了一下,误跌进绿娘棺材里。

小谢后来附身在因为不愿同流合污而丢官的蔡大人的亡侄女蔡池碧身上,她回来找陶生,看到他和秋容恩爱有加,选择主动退出,黯然的留下了一句话,大概意思是无法接受跟另一个女人分享心爱的男人,哪怕是自己的好姐姐,最终随蔡大人而去。

87版聊斋主要情节和对话几乎都是原模原样从书里扒出来的。

道士:此鬼大好,不宜负她。

觉人以细物穿鼻,奇痒,大嚏,但闻暗处隐隐作笑声。

陶生:如不见爱,何必玷两佳人?如见爱,何必死一狂生?

小谢阴嘱勿教秋容,生诺之;秋容阴嘱勿教小谢,生亦诺之。

但是对原著内容也有所取舍,去芜存菁,有些地方做了改动甚至截然相反的。

比如原著里秋容和小谢是争着还阳。

再比如剧中结尾暗含了一夫一妻、男女感情绝对掺不进其它人的想法。如果原著如此,那么以当时一夫多妻天经地义的时代背景来讲,蒲松龄真的是思想超前、离经叛道了。

事实上,书中二女最后效仿娥皇女英,一起侍奉陶生。

这种改动是好多还是坏多?见仁见智。或许有些现代思维,但是单以价值观来说,这样改显然是很积极的。

陶生曾写过一篇无鬼论,片尾蔡大人问他是否仍坚持无鬼,陶生感愤的说道:比起阴间,人世才是真正叫“恶鬼”当道,竟找不到一块净土。


















秋容和小谢的饰演者分别是冯翎和孙继红。

孙继红还出演了《鸦头》篇,她的另一个角色是90年蓝天野、傅艺伟版《封神榜》里的玉石琵琶精,论扮相和人设,都远不及小谢招人喜爱。

鲁公女。

八仙里面的铁拐李和何仙姑出于一片好心,让张于旦返老还童,结果帮了倒忙。









张于旦赴十五年之约,去河北蓟县寻找没喝孟婆汤就投胎到陈户部家、已经长成妙龄少女的亡妻鲁飞飞,不想鲁飞飞在厅外偷瞧时,竟没有认出小鲜肉版的张于旦。她当年死前曾发过誓,如果张于旦未兑现承诺,不能在农历八月十六(古时候人妇会在这一天回娘家)那天去找她,她就自尽去阴间与他相会。可怜张于旦苦等了十五年,从未想过再续弦,如今好不容易与鲁飞飞再见面,却又是阴阳两隔、回到原点。

神仙们以为张于旦恢复青春了才能与如今的陈小姐相配,却不知道鲁飞飞根本就不在乎张于旦是老是少,她看重的只是当年两人未尽的情谊。









鲁飞飞的饰演者是张丽玲,年轻时候的气质可以用杏眼桃腮、唇红齿白、哀时梨花带雨、喜时巧笑嫣然来形容。

拍完聊斋的戏份没多久,她就于89年去了日本留学,毕业仅仅三四年就被日本大仓·富士电视台(她居中联络,协助这家台拿到CCTV节目的独家转播权)聘为台长。你没听错,就是一家如假包换的日本电视台,用日本话说就是株式会社大富。张丽玲绝对是一个有野心又有行动力的狠人,具体事迹(包括华人首夺日本放送协会基金奖、让她名声大噪的系列纪录片《我们的留学生涯》的“罗生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百度或者优酷搜一搜。









牡丹花仙。

一个名叫葛巾,一个名叫玉版,取名自牡丹的品类葛巾紫和玉版白。

因为感激护花之情,葛巾和玉版嫁给了常家两兄弟,却被心怀恶意的官老爷诬陷成妖女。常大用的不信任让葛巾伤心,她记起当初桑姥姥说过,一旦夫妻之间的信任没有了,就是她们姐妹俩在人间缘尽之时。

聊斋写的多是妖,其实感情都是跟人一样的。不管是夫妻还是朋友之间,失去了信任,就没意思了。葛巾坦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临走前,二女将婴儿放到常家院子里,最后婴儿变成花苗那一幕拍的很好,伤感又无奈。

牡丹曾经是我们的国花,以花姿集浓艳、高贵于一身著称。它原本野生于山地丘陵,南北朝时期开始人工种植,唐朝时达到极盛。

有诗赞曰: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这正是对两位女演员邹熠熠、郭燕的写照,她们一个娴静娇美,一个活泼俏丽,各有千秋。不得不说,以前的女演员眼睛里都透着清灵,而不是庸常和浊气,看看现在一水的“流水线生产”,就更能感受到差距。十几亿人,其中二十几岁风华正茂的女孩子少说也有几百万吧,从这里面挑出几十几百个形神俱佳的,原本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怎么就这么难?









书仙。

书仙教不开窍的丈夫闺中之乐,我也不直接教你,你就整天喜欢傻读书是吧,那我让你读个够,不过读什么书得本姑娘说了算。然后,她面色羞赧的丢给丈夫一本书:呆子,你可慢慢品味吧。

这应该是讽刺当时的封建礼教等陈旧思想。

女演员叫黄超,六十年代出生人特有的现象,今天肯定不会再有哪个父母给女儿起超、国、宇、卫之类的名字。中性名字,人却绝对的柔情似水,三分矜持、三分妩媚、三分慧黠,还有一分是天真气。

黄超之后还参演过几部影视作品,或者戏份不重,或者是演技发挥空间不大,比如焦晃、尤勇、大宋佳、金梦主演的《庭院深深》里的交际花,两个流氓客人为她争风吃醋,最后“社会大哥”焦晃老爷子一出场,他们就不敢吱声了;还有巫刚和大郑爽主演的《金元大劫案》里面,跨国诈骗集团中方头目徐倩的女儿王艳。在这些打酱油的角色里,“书仙”曾经的夺人光彩荡然无存,而她似乎对这一行也兴趣缺缺了。很快,在喜欢黄超的观众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她就已经香踪杳然,彻底绝迹于大众视野之外。

随遇而安,这也是当年很多高素质女演员的归宿。


















翩翩。

说的雅一点,聊斋是对底层人的赞歌,他们或是身份卑微,或是特立独行不被主流社会接受,却往往有着金子般的刚正不阿、真挚善良等品质。

通俗点说,聊斋里面男主角要么是穷书生,要么是贩夫走卒,总之是事业爱情双欠收;而女主角则都是此姝只应天上有,是对世上稀缺的道德完人和纯真情感的臆想。

蒲松龄本人一生困窘的际遇也大概是如此。现实里无可奈何,而慰籍他们的,正是故事里虚构出来的那些无私又性情炽热的仙灵精妖。

方青子饰演的翩翩就是其中代表。

罗子浮穷困潦倒,混到只能沿街乞讨,翩翩不嫌弃他,对他关爱有加,以水化药替他医治脓疮,凭空变来佳肴,以蕉叶为衣,并甘愿委身侍奉。这货靠着翩翩衣食无忧了,就开始作妖。翩翩的闺中密友花城娘子来访,他居然第一次见人家就学着西门庆在饭桌下不规矩。

难怪红楼梦里会说,女人是水男人都是泥。


















花城娘子饰演者是卢玲,就是老版封神榜里殷郊殷洪的母亲,姜皇后。

于慧饰演云翠仙。

看到于慧这个女演员,第一反应就是《插翅难逃》里面赛过须眉的贼婆郭金凤,而云翠仙同样是一个有主见有胆色的女性。

云翠仙违心的嫁给一个表里不一、靠口甜舌滑蒙骗丈母娘,实则嗜赌又游手好闲的小人。

新婚那天,云翠仙就跟这个人说了一句话,如果他老老实实过日子,她会死心塌地跟着他,哪怕挨饿受穷。

但是对方连这点最基本的要求都没做到。整天不干正事、偷她的首饰、抢银子不说,甚至于要将她卖给债主。

云翠仙的底线被打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但她没有跟对方硬碰硬,而是很有智慧的将其骗回了自己父母家,然后狠狠收拾了一顿。









鹦鹉奇缘。

聊斋第一个故事里男主人公孙子楚曾附身于鹦鹉,剧集将近末尾,则是另一只鹦鹉幻化的阿英成为了女主角,性格是红楼梦里面史湘云那种大大咧咧傻妹妹类型的。

阿英在男主角还是孩童时就跟他结了缘,只因为对方一句我长大了要娶你的童言无忌,就非他不嫁。

一袭莹翠衣衫,加上整天喜欢叽叽喳喳,有时候又有些慵懒,连名字里也带着个“鹦”字,女演员张力把这样一个萝莉角色演活了。









张力只拍了几部戏就去了美国,成了当年汹涌出国大军的一员,姜文、严晓频、王姬主演的《北京人在纽约》反映的就是这股有点盲动的热潮。现在出国要么留学要么公司外派要么做生意,要么去镀金然后墙外开花墙内香,不然就是在国内赚了钱出去享受,大多目的明确,那时候不一样,很多人明知前途未卜也要前赴后继。比如八十年代的顶级美女、内地第一部琼瑶剧《在水一方》的女主角李芸(女二是严晓频),九十年代的小花旦、跟张子健搭档主演《甘十九妹》的杨露(又叫杨曼琴),都是去了国外之后就泥牛入海、泯然众人矣。

鹦鹉奇缘里,李建群饰演男主的嫂嫂温氏。

《聊斋》系列其它出彩的女演员还有《八大王》里面饰演肃王三公主的纪海英;《红玉》里面的狐仙敢爱敢恨、爽朗不羁,临走前还替丈夫挑选了一位贤妻卫氏,狐仙饰演者是叶丽燕;《香玉》里面饰演香玉牡丹和耐冬山茶花的高建华、郑益萍;以及大郑爽饰演的辛十四娘等等。









花神。

花神试探男主对身边的一个姐妹是否真心,这个场景可以联想到西游记里面黎山老母带着观音、灵吉、文殊三位菩萨戏弄猪八戒的桥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