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话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9|回复: 0

郑钧:把摇滚揉进骨子里的时代浪子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86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红豆

在最新的一期《我是唱作人》中,红豆我被老炮儿郑钧圈粉了。

一首《继续挥舞》瞬间燃爆全场,让人血脉喷薄。




“生活总是让人猝不及防,最无耻的人最坦荡”

“你渴望拥有成功和胜利,却为何没有说出一句真话的勇气。”

“每个人都在审判别人的肮脏,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冤枉。”



你看看郑钧的歌词真的很直白、很精辟,似乎就是尝尽生活的百般滋味的人,在和你述说这人生的真理。

再看看郑钧前几期的歌《我_ _算什么》,那首来自中年人自我拷问的作品:

我是一个家庭

我是一个孩子

我是一份疲惫不堪的工作

我活着是因为 你还让我活着



而那首《青春的葬礼》,更是迎来了老狼、高晓松等很多属于那个光芒万丈的摇滚黄金时代的大咖的转发。




“有人曾信誓旦旦,要为你上刀山。”

“不要诅咒你的过去,至少它曾经因你而美丽。”

“如今我们回到各自的贝壳里,装扮成另一个人好让生活继续。”

这么多年过去,原以为郑钧已经被生活磨得没脾气了。

可是没有想到他依然那么冲!

郑钧就是这样,在这个舞台上唱着他唱的歌,管你爱听不听,可是却偏偏唱入人心。

01

1967年,郑钧出生在西安,爷爷是黄埔军校的传奇人物,父母是大学教师。他还有一个哥哥,一家四口的生活幸福而安逸。

可是在郑钧7岁那年,他的父亲去世了,一切都不一样了。由于家里欠下外债,母亲疲于工作,郑钧基本都是哥哥在管教。

在那个年代,“长兄如父”,哥哥总喜欢用拳脚教他听话。在拳脚打闹中长大的他,堆积对生活的愤恨以及不满。可是也只是堆积着,无法、无处发泄。



考时考上杭州电子工业学院,是郑钧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郑钧意外地接触到非常多六七十年代英美摇滚乐,那些留着一头长发的老外在无所忌惮地嘶吼着。那么自由,那么热血澎湃。

1986年,摇滚老炮儿崔健的《一无所有》在大街小巷中传唱,在无数年轻人心中萌芽,在整个中国刮起了一股摇滚风。

郑钧感受到无限的能量的同时,也似乎让他找到了宣泄情绪的途径。

组乐队,玩摇滚,是势不可挡的趋势了。

《摇滚校园》里有一句话:就算你是全世界最丑的人,但只要你加入摇滚乐队,你就很酷。

那时候的郑钧长得好看,而且唱腔也不错,人称“摇滚界的木村拓哉”

高晓松在回忆当年的时候就嫉妒道:

“郑钧年轻时候那个抢手啊,还有才华,在长相普遍猥琐的摇滚圈里十分突出。”

据说窦唯也评价过当时的中国摇滚圈:许巍的曲,张楚的词,郑钧的色(色相的意思)。



好看是好看,可是可以当饭吃吗?

是的,似乎无论是什么年代,玩摇滚乐都离不开一个宿命:穷。

郑钧就这样一边翻唱崔健、罗大佑等人的作品,一边流连于各个场地赚钱。

无意中,郑钧结识了当时黑豹乐队经理人郭传,初出茅庐的郑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把自己的音乐拿给他听。

郭传林一听到郑钧充满着西北人特有的苍茫遒劲的声音,就惊呆了,连忙把郑钧推荐给了红星音乐社。

那个时候,中国的摇滚乐正处于上升期,在这股疯狂的浪潮中,一批优秀的乐队和乐手纷纷涌现,黑豹、唐朝、面孔、眼镜蛇,窦唯、丁武、张楚、张炬、高旗、罗琦、老狼、何勇……

而郑钧,这个后起之秀,更是星光闪闪。

1994年,郑钧推出了自己的首张专辑《赤裸裸》,其中《回到拉萨》《赤裸裸》《极乐世界》《灰姑娘》等作品至今在国内广为流传。




“你并不美丽,但是你可爱至极,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

这首传闻只用了5分钟写的《灰姑娘》,莫名其妙的成为最火的一首。或许是郑钧唱出了爱的追求,也唱出普通人对爱的真诚追求。

“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在雪山之颠把我的魂唤醒”。

而这首《回到拉萨》,则为听众们找到一个精神家园,让尘世的心灵被洗清,昏睡的灵魂被唤醒。

这张专辑卖出了近二百万张,郑钧几乎在一瞬间家喻户晓。

就这样,年纪轻轻的郑钧能够在中国摇滚史上刻下属于自己的烙印,还和许巍、张楚并称为“西安三杰”。

1997年,郑钧推出第二张专辑《第三只眼》。其中的主打歌曲,《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在96年末97年初蝉联五周全国电台总排行榜冠军。

可以就是在那时,郑钧开始沉迷于灯红酒绿。

每天不是在酒吧,就是去酒吧的路上,中午昏昏沉沉醒来打开门,门外就有好几个朋友迫不及待拉他去玩,

这种日子,郑钧过了十年,也是他的音乐被痛批的十年。

在那些年里,他结婚了,娶了那个“灰姑娘”;“灰姑娘”受不了,两人离婚了。

这件事情似乎触动了郑钧,他跟着师父静心研习禅修、打坐,坚持练习瑜伽。

再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叫刘芸的暴脾气姑娘,在刘芸的劝说下,他剪掉了多年的长发,开始减肥。



可是等郑钧再一次准备好了,属于中国摇滚的年代已经过去了,酒吧里再难看到留着长发、光着膀子嘶吼的年轻人。

02

回不去,那就不回去了吧。

人生不是还是要继续往前吗?

于是郑钧顶着摇滚的名号去《中国最强音》当导师;带着儿子参加真人秀,《爸爸回来了》;在《吐槽大会》上,被大家吐槽却也忍着,还得微笑。

虽然在节目之后,张绍刚采访他,郑钧说放以前会打大张伟。



也只是说说而已,要是放在以前,谁跟吐槽你呢。

2005年,郑钧写了一本小说,名字叫《菜刀温暖》:

“生活有如一把菜刀,我们只是案板上的一棵菜花或者冬瓜,引颈待命。按说菜刀应该性属冰冷残酷,但当它从我的脖子切下时,我竟感到了一丝温暖。可能是由于刀上有我的热血飞溅吧。”

年轻的时候啊,锋利得像一把刀,见谁都不愿意低头,见了钱包都要踢着走。

可是现在呢,不是变老了,只是无可避免地会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但是也只是表面不那么张牙舞爪了,内心深处还是没变。

不然,也不会《继续挥舞》中写下:

“手中的旗帜就算百孔千疮,我还是要继续挥舞它!”

是的,对于郑钧这样一个把摇滚揉进自己骨子里的时代浪子。

无论生活怎么变,内心的旗帜终究不会被妥协。

就像GA问郑钧时说的那样:

“你觉得我们被“驯化了?”

“我们企图被驯化,但是内心的小旗帜也都在。”



是的,属于郑钧的年代早已经过去了。

当以前的帅气小伙伴变成了中年大叔再次站上在台上时,台下的小姑娘也不再会为了他撕心裂肺地叫喊了。

可是又怎样?

这个时代不属于他们,但他们至少在属于他们自己的年代辉煌过,耀眼过。

“生活总是想让人跪地求饶,可我还是忍不住想笑”。



什么是摇滚精神呢?

对于红豆来说,大概或许就是无论遇到什么,内心总有几分不甘心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