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话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1|回复: 0

《聊斋志异》吕无病为啥消失了,凶悍的王氏剁掉自己的手指为那般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699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的是吕无病和孙麒之间爱情故事,吕无病是一个懂事,聪慧,善解人意的女子,对孙麒的一往情深,爱他爱他的孩子,善待别人,宽容一切人,为了救孙麒的阿坚,宁愿自己灰飞湮灭,尸骨无存,孙麒最爱的就是她。




他们的爱情被王氏毁了,王氏是一个自私,狠毒,凶悍,无情无义的女人,气走了丈夫,赶走了无病,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敢杀死,差点把阿坚害死。被丈夫休掉,娘家不要,走投无路的可怜女人。

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坏女人,看不起她,笑话她,最后她潘然醒悟,彻底改邪归正,剁掉了自己一根手指,表示决心,孙麒接受了她,可惜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她一心吃斋念佛,独门独居,迁悔自己的罪行,得到菩萨的保佑,自己预知了死亡时间,死时满屋奇香。

河南洛阳有一个叫孙麒的公子,娶了蒋太守的女儿为妻,贤惠孝顺,夫妻感情很好,可惜年仅20岁就去世了。

孙麒去乡下散心,到山中一座庄园居住,阴雨潮湿的天气,他正躺在床上休息,忽然有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悄然而至,穿戴朴素,皮肤比较黑,脸上还长着麻子,并不十分美丽。

孙麒韩以为他是租房的姑娘,姑娘自报家门,祖籍山东,姓吕,名无病,与父亲客居在此,父亲已经过世,她自己无依无靠,仰慕孙麒出身名门,又是名士,特来投靠他,愿意听他的指使。

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孙麒可不是花花公子,不是随便什么女人,他都照单全收。他也要考考她,指了一个书名让她去拿,无病很轻松地从书架上找了出来,并且认真看了一下才拿给他,还说出本书架缺少另外一本书。

是一个懂文识字的女子,孙麒对她刮目相看,产生了好感,留下了她,为自己做事。无病总是闲不住,帮她抹桌子,整理书籍,收拾家务,房间整理的焕然一新。

不叫她去休息,她就一直不停地做事,真是一个勤快的女子。有一次孙麒一觉醒来,发现无病睡在床头,责怪她,无病可怜巴巴地说,自己胆小不敢单独睡。

孙麒就让她睡在床里面,却从她身上闻到一股莲花淡香,再也不淡定了,让她和自己枕一个枕头,可是,浓烈的香味,让孙麒无法控制,自然而然就把无病拥到怀里。

日久生情,他们越来越相互喜欢了。总这样不明不白的也不是办法,孙麒让她先去自己姑妈家里,然后找个借口把她接回来,无病高兴的说:“我认识”,自己就走了。

孙麒到家里,谎称姑妈有一个婢女要送给自己,派人去姑妈家,光明正大的把无病接回家来,让她呆在自己身边,时时刻刻侍候自己,过了一段时间,把她纳为妾,对她更加宠爱,大有两人白头偕老的意思。




有大户人家想和他结亲,孙麒一概不答应,无病知道后,苦口婆心的劝导他,孙麒只得又娶了许家女儿许氏为妻,但是最喜欢的还是无病。

许氏也非常贤惠,和无病相处融洽,两人从不发生床第之争,相互谦让。无病对她待候的更周到,态度更恭敬,两人关系非常好。

后来,许氏生下一个儿子,取名阿坚,无病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照顾他喜欢他,阿坚也喜欢无病,睡觉都要和无病在一起,亲妈叫都不走。

不久之后,许氏患病去世了,临死前,嘱咐孙麒,无病最喜欢他的儿子,孩子算她亲生的,把无病扶为正妻。埋葬的许氏后,孙麒按照许氏的遗言去做,把这事告诉亲族们,他们都不同意,说不可以。吴病也坚决反对,这是只好作罢。

县里有一个吴天官(史部尚书)的女儿王氏,新近守寡,托人来孙家求亲,孙麒不愿意,王家三番五次上门说情,媒人也把王氏的美貌吹得天花乱坠。

亲族也怂恿他,吹嘘榜上权贵有多么大的好处,孙麒不得已也改变了主意,把王氏娶回家门,王氏果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是性格骄悍,稍不如意就大发脾气。衣服到处乱丢,东西毁坏。

孙麒因为喜欢她,也不忍心说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在她肆意发泄。过门才几个月,就覇住丈夫,不准丈夫与无病同房。经常把怒气发泄在丈夫身上,好几次在丈夫面前大吵大闹。

丈夫也受不了她,独居不和她同房,王氏更是暴跳如雷,找丈夫闹事。丈夫实在没办法,找了一个借口去京城躲避。

王氏没地方发泄,把怒气迁怒在无病身上,尽管无病小心翼翼,看着她的脸色行事,小心侍候,王氏还是不满意。




有一次她让无病睡在床下侍候她,阿坚也跟着吴病一起睡,每次指使无病起来伺候她,小孩子被吵醒,大哭起来,王氏恶毒的咒骂。无病急叫乳娘抱走,阿坚不走,想强迫抱他走,阿坚哭的更厉害了。

王氏勃然大怒,从床上蹦下来,把阿坚一顿毒打。孩子被吓着了,见了王氏如同见到鬼。不吃不喝被吓出病,无病想去看孩子,王氏也禁止她去。

有一次王氏呵斥乳娘把阿坚摔到地下,孩子哭得声嘶力竭,讨水喝,王氏也不肯给他喝。等到天黑,无病看王氏走了,才偷偷地拿水给阿坚,阿坚看到她,丢下水,抓住她的衣服,嚎啕大哭。

王氏听到后,气势汹汹的走来,阿坚听到她的声音,立即憋住哭声,脚一伸,背过气去。无病看到,痛哭失声。王氏大怒,骂道:“贱婢少做这种丑态!想用孩子的死威胁我吗?不要说孙家的小崽子,就是杀了的王府的公子,王天官的女儿也担当得起”。

无病强忍住哭,请求葬了阿坚,王氏不许,立命把他扔了。王氏离开后,无病摸孩子身上还有点热。偷偷对乳娘说:快抱去野地等我,我马上去,孩子能活一起养,孩子死了,一起把他埋掉”。

无病返回房中,拿了一些首饰,偷偷跑出家门,追上了乳妈,商量着去孙麒的庄园,投奔姨母,孩子病得非常严重,她们连夜赶到一户农家,在门前等到天亮,才敲开人家家门,借了一间房住下,无病把自己的首饰卖钱,看病买药。

孩子还没有好转,无病真急了,要去京城找孙麒,明知此一去,自己所有的功力尽失,灰飞湮灭了,她还是毅然决然地去找孙麒了。

孙麒在京城,正躺在床上休息,看到无病走进来,以为自己是做梦,无病却一下抓住他的手,只是跺脚哽咽的说不出一句话。过了好久好久,才失声说道:“我受尽千辛万苦,和孩子逃到杨一”

话没说完,放声大哭,倒在地下不见了。地下只留下她的衣服和鞋子,孙麒此时才明白,自己最喜欢的女人原来不是人,却永远失去了。

他收拾行装,昼夜兼程地赶到家,当得知儿子已死,吴病远逃,捶胸顿足,大骂王氏,王氏却反唇相讥。气得他怒发冲冠,拿起一把刀要和王氏拼命,被家中众人拉住,愤怒之下,把刀甩向王氏,刀背砸破王氏额头,流出鲜血。

王氏披头散发,鬼哭狼嚎地想跑回娘家告状,孙麒把她揪回来,一顿暴打,衣服都打成碎片,躺着不能动弹,才叫人抬回房中,准备伤好以后,再把她休掉。

王家兄弟听说妹妹被打,纠集大队人马上门报仇,孙麒也组织家里仆人全副武装,准备拼个你死我活。双方互相叫骂,闹了一整天才散去。

王家没占到便宜,不肯罢休,又打起官司。孙麒叫人保护着,赶进城,控诉王氏的种种凶悍劣迹。县令被王家收买,令孙麒去风裕教化学官那接受惩戒。

学官朱先生,刚直不阿,为人正直,了解实情后,怒不可遏。拒不接受县令的命令,把孙麒放了。王家无可奈何,请求亲友调解,调解人来往10多次,也没有好的结果。王氏伤也好了,本来想把他休掉,又担心王家不要她,就没有再提。

孙麒因为无病没了,孩子又死了, 整天伤心不已。想起无病说的半句话,叫人探访是哪个杨家,后来找到一个叫杨谷的村子,得知孩子还活着,和乳娘在一起。就把他们接回了家。

阿坚见到父亲放声大哭,王氏听到阿坚还活着,气势汹汹地跑出来,准备骂他。阿坚一见到王氏,吓得躲在父亲怀里,想藏起来。孙麒抱起孩子一看,阿坚己吓得不省人事,大声地呼唤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苏醒。




孙麒愤恨的说:“不知是怎么虐待的?把我孩子竟然吓成这样”。立即写下离婚文书,送王氏回娘家,王家却不接受,又把她送了回来。

迫不得已,孙麒和儿子住在另外一个院子,不和王氏来往。想起无病对自己的深情厚谊,孙麒也伤心落泪,虽然她是一个鬼,她的情谊是无法忘记的。孙麒把无病的衣服鞋子葬了,立了一块碑,上题“爱妻吕无病之墓”。

过了一段时间,王氏生下一个男孩,她却亲手把孩子掐死了,虎毒不食子,王氏做的这一切, 又一次激怒孙麒,他说什么也要把王氏休掉,又一次把王氏送回娘家,王家又送了回来。

孙麒写下状子,告到官府,官府因为王氏是天关大人(使部尚书)的女儿,不予受理,后来,王天官死了,孙麒不停地上告申诉,官府最后判决,将王氏休回娘家。

王氏回娘家后,她的臭名声远近闻名,娘家住了三四年,没有一个人上门提亲,每个人都对她敬而远之,她爹死了,靠山没了,她的母亲也死了,她兄弟姐妹都很讨厌她。

她才知道世态炎凉。开始后悔自己想做的事,向原来孙家的老妈子哭诉,想念丈夫,托人给丈夫捎信,孙麒没理她。

后来她偷偷跑出来,跪在孙家的台阶下,孙麒出门,看她跪在地下,哭得像泪人,孙麒不忍赶她走,听她说了几句话,说自己是偷跑出来的,如果不接受她,她只有去死。她说:“21岁跟了你,23岁被休回娘家,即使我有十分的罪恶,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情谊吗”?从手腕上脱下一只金钗,并起双脚,用袖子盖在上面。可怜巴巴的说:“ 我们成亲焚香立下的誓言,难道你不记得了吗”?

孙麒热泪盈眶,叫人把她扶进内室,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相信她,王氏说:我今天私自逃出来,就没有脸面回去了。如果不相信,请让我断指以明心迹”。

说着,从身上掏出一把刀子,左手靠在床前,一刀砍去了一节手指。孙麒大吃一惊,急忙给她包扎伤口。王氏疼得脸上变了颜色,脸上却带着微笑。

从此以后,王氏不再吃荤,每天关着门吃斋念佛而已,看着家里几乎荒废,没人管理,就对孙麒说:“本来不想管这些事,现在家里开支如此浪费,入不敷出,将来子孙们会饿死的”。

她召集女仆,给她们每个人安排事做,纺线织布,每日设定定量,偷懒完不成就惩罚。那些人都瞧不起,不听她的,王氏不要理她们,但是有谁偷懒,贪玩的,就会被鞭子抽打。那些仆女们才开始害怕,认认真真的做事情,谁也不敢偷懒。

阿坚已经九岁了,对他也好了,经常给他留下一些好吃的,孩子也不怕她了,慢慢和她亲近起来。

有一次,阿坚用石块打麻雀,刚好王氏经过那个地方,石块砸中她的脑门,倒地昏迷过去。孙麒大怒,把儿子痛打一顿。

王氏醒过来,极力的劝阻,高兴的说:“过去我虐待过儿子,心中老觉得有块心病,这下可以抵消我的旧恶了”。




孙麒听了,也越来越喜欢她了,王氏却常常拒绝和他同房,劝他去和小妾睡,后来王氏生过好几次孩子,都夭折了。王氏说:“这是我过去杀死亲生儿子的报应啊”。后来,阿坚也娶妻了,王氏把外面的事交给阿坚去办,家务事交给儿媳妇。

有一天,她说,某天,我会死,孙麒不信,王氏就自己准备葬具, 到了那一天,她进入棺材,就死了,死的时候脸色像活人一样。不多久,整个房间充满一种奇异的香味,把她埋葬以后香味才逐渐消散。

无病虽然是一个鬼,却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只懂得付出,不知道回报,对谁都好,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却比亲生儿子还好。她爱上孙麒是一个错误,自己想要的没有得到,默默无闻地把自己牺牲了,她虽然长得不好看,脸色发黑,还带着麻子,她才是最美的。

王氏是一个丑陋的女人,长得虽然很漂亮,但是心胸狭窄,自私自利,脾气暴躁,性格凶悍,把丈夫当成私有物品,任何人也不能占有,心肠狠毒。谁也占不了她的便宜,连丈夫让她三分。

凭着老爹是王大官人,谁也不放在眼里,在家里横行霸道,欺压无辜,没有一点同情心和怜悯心。她老爹一死,立刻就现出原形。也没人帮她家说话了,也没人给她好处了。受到所有人的嫌弃,连她的家人也讨厌她,不接受她。

坏事不能做绝,做事要留有余地,不能与所有人为敌,否则下场是不妙的。王氏最后醒悟了,吃斋念佛,每天迁悔自己的罪恶。多做好事善事赎罪,重新做人,得予善终,老天也饶过了她。她念佛修行,终于得道了,身体散发出一种香味。听说是天神路过,给她的赞许。

蓝色的忧伤U3 感谢您,阅读,评论,点赞,转发,关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