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话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5|回复: 0

故事:哥们送我好运骰子,我中50万还追到女神,隔天发现不对劲(下)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86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哥们送我好运骰子,我中50万还追到女神,隔天发现不对劲(上)

阿明头疼了。他又认真想了一次。所有的过程都很清晰,除了买彩票那天晚上——那天晚上,他到底是先买的彩票,还是先和小舒表白的?

阿明咬紧牙,长舒一口气。他故意弄出点动静,给了哥们儿和小舒足够的时间后,他进屋。

他忽然注意到小舒的妈妈不在房间里,小舒刚才告诉他,妈妈被推去做检查了。从他过来到现在,他一眼都没瞧见小舒的母亲。

阿明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了,他需要找机会把这一切弄清楚。

他撒了个谎,说自己要回去拿银行卡取钱,戴上帽子离开了那间让他全身难受的病房。

小舒和哥们儿一直目送着他离开,那眼神令他如芒在背。

4

阿明回到家里,重新打开了电视。那个台一直轮回播放着双色球的消息,督促中奖者尽快领取奖金。

阿明翻出自己买的另一张彩票,只一眼,他便瘫坐在了床上。

那是前天,也就是阿明生日那天买的彩票。也就是说,哥们儿昨天早上已经知道他中奖的事情了!所以他才这么急吼吼地戳着阿明给小舒表白,所以他才装作一无所知地让小舒通知阿明去了医院……恐怕连小舒妈妈的车祸也是假的!

阿明愤怒地踢了一脚还躺在屋子正中的骰子,他从未想过人会这么坏,为了钱做出这么多肮脏的事情。

他们刚才商量的是什么?是在骗走了自己的五十万后,再肆意嘲笑他?

阿明攥紧了拳头,越想他的脸色就越发阴沉。

还有论文的事儿。

除了哥们儿,他没跟任何人提过这件事情。只有那家伙,知道他从国外的期刊上“借鉴”了文章,也只有他可能告诉导师自己的情况!

说起来,哥们儿其实一直嫉妒自己。不管怎么说,那家伙长得羸弱又矮小,作为男人根本不像个样子。尽管家境不错,每次说起,他还是或多或少透露着对自己的羡慕……现在,那家伙害了自己一次不够还要再来坑第二次,简直可恶极了!

阿明终于捋顺了这层关系,同时他的眼睛更深沉了。

他觉得庆幸,又觉得痛心。最好的朋友,最爱的女人,居然用这样肮脏的手段坑骗他,简直不可饶恕。

阿明盯着地上的骰子,他觉得自己倒霉透了,而这一切,也是哥们儿带来的这东西造成的。

弄不好,这玩意儿根本不是什么运气骰子,根本是诅咒的骰子!

阿明盯着它看了半晌,猛地上前,一脚踩碎了它。

接着,他打了个电话给小舒,那头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哪里像母亲出了事的样子。

当一切看清后,阿明反而淡定了。小舒说,母亲的检查结果无大碍,却还是需要十万的手术费和疗养费用。

阿明安静地说,我给你。小舒顿了片刻,用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的笑意,大大地说了声,谢谢你。

真讽刺,这么多年的爱恋,就剩下这三个字了。

阿明一边想,一边开始满屋子找了起来。

小舒挂上电话,脸上挂着眼泪,嘴角却还在笑。哥们儿给她递上纸巾,打趣着开口。

“这下放心了?我早告诉你阿明人实诚,靠得住。你看,你们才交往一天,人家就掏心掏肺对你,还要给你取钱。跟着这样的男人,值了!”

小舒娇嗔地吸了下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那你知道还要我用这么多事来考验他?”

“不考验你自己不放心不是?”

哥们儿也笑,他的身高和小舒相差无几,笑起来时瘦弱的身体一抖一抖的,就像个小姑娘一样。

他坐到小舒身边,小舒的妈妈正在沉睡。

“不过你拿我妈的病来说事儿,也不好。”

“我也没骗他呀,只是稍微,稍微改了下时间和钱。反正你们家自己能负担,他才中了彩票就愿意给你,也看得出是真心的,你以后就好好跟人家过日子吧。”

哥们儿笑嘻嘻地给小舒递过去个苹果,“说起来我这哥们儿也真怂,不给他说你和人家交往,他恐怕还能憋上两三年。”

“那可不,什么都不说,就知道在我身边转。总不能让我一个女生先开口的。”

小舒笑眯眯的咬了一口苹果,过了会儿,又歪歪头看着他。

“那你说的运气骰子,是真的还是假的呀?”

哥们儿顿了顿,耸耸肩道:“你猜呢。”

小舒还想说什么,哥们儿的微信来了。阿明说,今晚十二点,在你的屋子不见不散。

哥们儿放下手机,对小舒眨眨眼。

“看,这傻子还真会赶时候,咱也不用再花心思把他骗过去。到时候给他准备个大大的惊喜,连教授我都请来了,你可得好好化个妆。”

小舒用力点了点头,露出个明亮的笑意。

“到时候不知道他会怎么感谢你,要不是你去求教授,估计他也不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阿明将锤子别在腰间,趁着气,往哥们儿家过去。他快气疯了,却也冷静了。是他的就是他的,女人靠不住,兄弟靠不住,唯一靠得住的就是钱。

下午他买好了去菲律宾的机票,等晚上拿了彩票,明早就兑钱,下午就走,爱谁谁。

临行前他害怕小舒也会在。他不想面对那样的场景,也不知道如果小舒在场,他会怎么样,所以他特意给哥们儿补了条信息说,千万别告诉小舒。

那两人不过是想要他的钱,在一切还没解决时,肯定会对他言听计从。

哥们儿家住三楼,地势僻静,平时也没啥人过来。就算发现,也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

为了混淆死亡时间,他还特意在背包里藏了块干冰。

他阿明是怂,但是他不傻。

他一步一步上楼,走得谨慎极了。

很快他到了哥们儿家门口。这栋楼都黑着,哥们儿估计又和以往一样,坐在房间里一个人打着游戏。

阿明抬手敲门,他没暴露自己的声音和名字。很快,里面咚咚地传来脚步声。

不一会儿,门开了,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哥们儿站在黑暗里,露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对他绽开最真诚的笑容。

“来啦?”

阿明看了看手表,十二点了,一天过去了。即使骰子真能带来厄运,这厄运也算到头了。

他点点头,哥们侧身,为他引路,嘴里还念念叨叨。

“不是我说你,你这人怎么这么墨迹。要不是我啊,看你什么时候才跟人家小舒说清楚……”

他的话未完,音便突兀地断了。紧接着咚地一声,哥们往前扑倒在地上,连挣扎的瞬间也不曾出现。

阿明喘着粗气,手里狠狠攥着那把锤子。许是害怕哥们儿起来,阿明赶紧又扑上去,坐在他背上用力补了好几下,每一下都发出沉闷的钝响,直到那脑袋的触感变得和西瓜一样。

“砰!”

“怎么……啊啊啊!!!”

就在阿明停手的一瞬,他身前忽然响起了声音。周围在一瞬间亮了,他迷茫地抬头,对面的人也怔怔地看着他。

同学们,小舒的母亲,教授,还有站在房间最中心,手捧着蛋糕的小舒本人。

桌上盛着丰盛的菜肴,房间中心还用彩纸贴着几个大字:毕业快乐。

阿明与他们面面相觑着,猛地,蛋糕掉了,摔在地上稀碎,字歪了,人乱了,从彩枪里喷出的彩条被小舒的一声尖叫迫停在半空中,反应过来的男同学们蜂拥而上,一把将阿明按在地下。

灯光,混乱的脚步,还有哥们儿侧躺着的,已经严重变形的脸,上面正汩汩地流出淡黄色的白浆。

这是怎么了?这一切到底怎么了?

阿明怔怔地,嘴唇惨白着,说不出半句话,只觉得有一百只脚踏在了他的背上。

不该是这样的啊?他明明才是被背叛的那个人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时间思考,也无法思考。一股巨大的,早该出现的恐惧攥住了他的心脏,他几乎无法呼吸了。

唯一能看清的,只有哥们儿家墙上,那面刚刚走过12点的钟。

当,当,当。

骰子,阿明想起来了,那日和哥们儿在家喝酒,他掉了一个自己的骰子在桌子下面。

所以真正带来厄运的,究竟是不是哥们儿送他的那一只呢?

完。(作品名:《运气骰子》,作者:香无。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